河北省京津冀协同发展网

规划馆里的“固安印象”

2017年10月09日 09:21:05来源: 河北日报

  外地人到固安,总会先被拉到固安城市规划馆去看一看。15年前,固安建起了自己的规划馆,当时在全省,县级规划馆尚属凤毛麟角;5年前,新的城市规划馆在G45高速固安出口落成投用,成为城市的新地标。

  一座小小的规划馆,是外界认识固安的一个窗口。

  未来“触手可及”

  规划馆二层展厅中心,巨幅展墙的绿色底板部分,三个明黄的箭头上标示了固安县新的三大主导产业——“新型显示”“航空航天”“生物医药”。

  “这是今年5月初刚刚换的新展板!几年前,固安的主导产业还是电子信息、汽车零部件和现代装备制造。”廊坊市委常委、固安县委书记杨培苏说,搭乘协同发展的快车,固安产业升级越来越快。她建议我们去实地采访正在建设的云谷项目,那将是中国新型显示产业的领军企业。

  沿S371省道西行,出固安县城5公里路南,一大片厂房拔地而起,主体已经封顶。这里就是正在建设的固安云谷。

  与云谷项目负责人张德强见面握手时,他一眼瞥见记者手腕上的华为手环:“这显示屏是我们生产的!可穿戴设备、智能手机、电脑电视……OLED显示与我们的生活贴得很近。”

  研究OLED,张德强坚持了20年。1996年,在清华大学读书时,他的毕业论文选题即为OLED,并立志将它做成产业。“我这个光头,就是第一次去厂家推销产品时,为壮胆儿剃的!”他笑言。

  参与建成国内第一条OLED中试线、国内第一条PMOLED量产线、国内第一条G5.5 AMOLED量产线……张德强的团队走出校园,把OLED产品推向了全球显示技术的最前沿。当他们在北京周边寻找更大发展空间时,与固安“全球技术商业化中心”的梦想激情相遇——去年10月,云谷第6代AMOLED项目在固安高新区破土动工。

  刚刚向公众开放的云谷产品展厅里,你可以触摸到新型显示科技的未来:熟悉的手机品牌搭载着更轻更薄、色彩更艳丽的AMOLED面板;新型的手机柔性屏可以卷曲、360°折叠。“我国过去的显示技术,都是引进国外的,跟在人家后面跑。而云谷的AMOLED柔性显示技术,将让我们领跑全球!”张德强说。

  智能网联汽车、全自动卫星通信系统、纯天然绿色蛹虫草……行走在今日固安,仿佛踏入未来科技的蓝海之中,耳边不断冒出一个个“新名词”,其中多为北京最新科研成果的落地转化。

  2013年,刘宏宇和他的生物医药研发团队从北京来到固安,德阳生物成为入驻肽谷生物医药产业园的第一家企业。如今,落户肽谷的生物医药初创企业已达数十家。

  透过无菌实验室的玻璃窗,记者看到两位技术人员正在操作台前培养标本。“这些大型仪器设备都是肽谷免费提供的,为我们这些初创企业减轻不少负担!”刘宏宇指着里面的器材告诉记者,是肽谷优质的服务打动了他们——3年免租、免费使用实验室及科研仪器,固安县还为公司申请创新支持基金,他本人也作为高端人才享受政府相关补贴。

  短短4年,德阳生物已有一批产品进入临床报批阶段,其中一种干扰素今年底进入临床试验。他们研究的药物统称为“孤儿药”,针对罕见病,国内鲜有人涉足,大部分研究成果将填补“世界空白”。

  车子在固安兜了一大圈,来到科技大道东头,一栋灰色建筑映入眼帘,老规划馆到了。“未来城市实验室”——被阳光晒得泛白的广告幕布上,当年名噪一时的口号清晰可见。历经变迁,固安始终固守着最初的梦想。未来,在这里“触手可及”。

  梦想照进现实

  规划馆一楼展厅,像一个微缩的固安。桌案上的沙盘,墙上的规划效果图,大半都变成了现实:设施齐全的创业大厦,欧式风情的商业街区,姹紫嫣红的农博园,功能齐备的市民活动中心……

  “这在过去做梦都不敢想!”和记者一起看展时,唐宇很庆幸地说。大学毕业后,他应聘来到固安华电天仁控制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电天仁”),为的是离北京更近一点。

  父亲从黑龙江老家到固安来看唐宇,父子俩打听县城最有名的饭店,到了以后眼前竟是几间破旧平房。“在这么个土县城,还不如回老家呢!”父亲当时就要把他拽走。

  华电天仁是北京国电集团的下属公司,落户固安后为了留住员工,公司在北京大兴区西红门租了公寓,每天班车接送员工“河北上班、北京居住”,唐宇和女友边瑞雪就在其中。

  事业在固安“开花”,爱情也在这里“结果”。渐渐地,两人发现,固安路宽了、树多了,有了约会去的公园和影院,过去天一擦黑就变得寂静的小城镇也有了“夜生活”。小两口婚后在固安买了房,把老人接过来带孩子。“楼下就是花园广场,带孩子玩儿根本不用出小区。”边瑞雪说。

  坐班车回西红门住的员工也越来越少。6人间变成4人间,又改成两人间,公寓退租了一层、又退租了一层,两辆班车减成一辆。最后,华电天仁干脆把公寓退租,班车改为固安城内运行——员工几乎都在固安买房或租房住。

  昔日的小县城,渐渐出落成新兴城市的模样——四通八达的路网拉开城市框架,随处可见的广场游园串连成绿色飘带,与北京名校、名院、名店共建让百姓共享“京固同城”红利……固安采取PPP模式建设工业园区,成为国务院通报表彰的新型城镇化典型。

  固安与北京大兴区仅隔着一条永定河——河北是北京,河南是固安。过去,人总是往北走。而今,永定河对岸,不少固安人放弃“北漂”生活回乡创业,更有许多外地人来到固安便选择留下来,成为“新固安人”,著名音乐人、导演周文军就是其中之一。

  周文军是文化部下属中国国际艺术公司产业发展中心总监,曾任北京奥运会闭幕式音乐主创。他的家和公司在北京,事业重心却已放在了固安,与政府合作运营固安大剧院。

  2011年7月,周文军第一次来到固安,怀揣着“把北京的先进文化引入固安”的热切梦想:“让老百姓不出固安就能看到全国最优秀的剧目与全球同步上线的电影,让固安成为‘京南文化地标’!”

  2013年底,固安大剧院落成开业。起初,没进过大剧场的老百姓,在门口转悠着不敢进。首场演出时,距离开场还有15分钟,座位上没有几人。工作人员给围在门口的老百姓免费送票,请他们进来看。

  国家级非遗音乐展演、“中国河北梆子”艺术盛典、中外经典歌剧音乐赏析……在大剧院里,固安百姓与过去难得一见的高雅艺术有了一次次的“亲密接触”。从等着送票到自掏腰包买票,剧院在固安人眼里变得不可或缺起来。“去年,我们有一场高端文化演出票价达到1280元一张,创下全国县级剧院最高!”周文军十分自豪。

  在固安采访,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奋斗生活在固安,不仅仅离北京近,更是离梦想近了。

[作者: 孙占稳 解丽达 责任编辑: 郭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