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京津冀协同发展网

侯店毛笔:冀南大地 妙笔生花

2017年04月14日 14:17:55来源: 北京日报

匠人正在进行“水盆”作业。 李如意摄

侯店村毛笔博物馆陈列的巨型毛笔。

  衡水市区南3公里处,有一个村庄名曰:侯店。相传古时候该村有位姓侯的人家在“官道”上开了一家大车店,该村因此得名“侯店”。而真正让侯店名扬四海的是这里的毛笔制作业,“毛笔之乡”的美名远近皆知。

  千百年来,侯店一直保持着手工制作毛笔的技艺。这里经历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口的繁荣,经历了电子化办公的冲击。如今侯店赋予毛笔更多的文化内涵,侯店制笔技艺源远流长……

  狼毫最出名,五道工序全手工

  侯店村口,高达2米的巨型镂空毛笔格外引人注目。走进侯店村,街道两旁毛笔制作各道工序的漫画悬挂在路灯杆上。侯店村的中心位置,侯店毛笔博物馆更展示出这里制作毛笔的历史。

  侯店毛笔厂厂长王金忠介绍,相传明朝永乐年间,第一代匠人王有能带着家眷弟子定居于侯店村,制作毛笔、养家糊口、传授技艺。从此,制作毛笔的技艺便在这个冀南村落中代代相传。

  据介绍,中国的制笔业有“南羊北狼”之说,“南羊”就是浙江湖州用山羊脖子下和腋下的毛为笔头料制作的“湖笔”。侯店毛笔的材质分为狼毫、羊毫、兼毫,这三大类下面还有黄狼尾、香狐尾、南山羊毛、羊须、白马毛、牛耳毛若干小类。侯店毛笔以“狼毫”最为出名,被行家称为“北狼”。

  侯店毛笔共有五道工序,包括水盆、零活、干作、刻字、包装,至今每道工序仍然保持着手工制作的传统。其中,水盆是制毛笔最复杂、最关键的工种之一,就是把精挑细选的各类毛发鬓等材料,在小盆里捋直。各种笔料毛通过这道工序加工制作成半成品的毛头。水盆这道工序全程都需要在水中完成,制作过程中,匠人一手捏着角梳,一手攥着脱脂过的毛类反复梳洗、整理。

  制笔需静心,上世纪末最红火

  王金忠今年50岁。16岁时,王金忠就进入侯店毛笔厂学习制笔技艺。王金忠回忆,“当时我初中毕业,毛笔厂效益也不错。另外,制笔是家乡的传统,从小耳濡目染,我也产生了兴趣。”

  最复杂繁琐的“水盆”恰恰是王金忠最擅长的,他做出的笔头笔形板正、没有杂毛,整个过程简单利索,不拖泥带水。王金忠每天能做出420多个笔头,比其他人多出几十个。成为优秀匠人的过程相当艰辛,王金忠回忆,当年“水盆”作业时,用铁刷子梳理各类毛发时,因为用力过猛,手掌被铁刷子刮掉了一块肉。

  采访过程见到一位匠人正在“水盆”作业,这位匠人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王金忠介绍说,制笔需要静心,很多人一天除了上厕所都不动地方,很多人都达到了“忘我”的状态。

  在侯店村静心制笔成为传统被保留了下来,赫赫有名的侯店毛笔吸引着顾客慕名而来。1952年10月,侯店村成立村集体企业——侯店毛笔厂,走上规模发展的道路。1972年,侯店毛笔厂与天津畜产进出口总公司达成协议,侯店毛笔通过天津公司出口海外。据统计,1977年至1993年,侯店毛笔每年出口量在300万支左右,占全国毛笔年出口量的15%,每年为国家创汇60多万美元。王金忠回忆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毛笔厂最红火的年代,当时十里八乡的人都来毛笔厂打工,全厂能有400多人呢。”

  传统需继承,毛笔厂正锐意创新

  2009年,侯店毛笔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今,随着电子化办公和钢笔、中性笔的普及,书写和携带较繁琐的毛笔逐渐被弃用。侯店毛笔厂的员工由鼎盛时期的400多人减少到八九十人。目前,侯店毛笔80%出口日本、韩国、东南亚等11个国家和地区。王金忠表示,“现阶段毛笔厂将在内销上下功夫,在国内扩展市场。”

  当今社会人们已经将毛笔与书画、高雅艺术紧密联系在一起,毛笔作为传统意义上的实用书写工具的成分已经大大减少,更多显现的是其丰富的文化内涵。王金忠说:“毛笔给人文雅的感觉,我们正在努力创新,增加毛笔的文化价值。比如,我们扩展了笔杆的材质选择,以角、骨、红木、陶瓷、塑料等近十种原料制作笔杆。笔杆的装口和封顶也用牙、骨、角、木雕等17种原料,采用嵌、镶工艺装配而成。”

  作为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贝”,如何继承这项手艺成为王金忠关心的大事。王金忠介绍,去年毛笔厂招收了二十多名新员工,这些人大都30岁左右。现在新员工进来后仍然保持着传统的学徒制,且每人只学一道工序。王金忠说:“这里虽然没有外出打工挣得多,但是离家近,方便照顾老人孩子,生活成本还低。因此毛笔厂有一定的吸引力。”这些年轻人也成为王金忠眼中传承老祖宗技艺的希望,他说:“中国的书法是国粹,毛笔则是承载书法艺术的重要载体,制笔的传统不应该丢掉。”

  

[作者: 李如意 责任编辑: 郭梦林]